_陆游_二十岁(绍兴十四)_与唐婉_结合。

他想到,过去唐婉是自己的爱妻,而今已属他人,好像禁宫中的杨柳,可望而不可及。

陆游出身名门望族,自幼早慧,与自己的远房表妹唐婉青梅竹马。

在好一阵恍惚之后,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,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,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。

沈园是陆游怀旧场所,也是他伤心的地方。

陆游见人感事,心中感触很深,遂乘醉吟赋这首词,信笔题于园壁之上。

我们可以想象,作为自己的亲侄女,陆母一开始还是把这些问题作为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的,对唐婉肯定是作过不少的教育工作,希望她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

回到家中,她愁怨难解,于是也和了一首《钗头凤》词,唐婉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。

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

哎,不过我就是不玩耍。

但是当时的风俗经常是亲上加亲,因而唐婉还是过了门。

在那个母命如圣旨的年代,不从则折呀!临别时,唐婉送一盆秋海棠给陆作纪念,并说这是断肠红,陆说该称其为相思红才对呀!今后我将飘流在外,此花仍由你好好养护。

而唐婉之所以一直没能生育,则很可能是因为陆游与唐婉存在表兄妹关系,属于近亲结婚,这样不能生育也就非常正常了。

姑恶意指婆婆蛮不讲理。

迎面的影壁上便是魂系梦绕却牵不得手的两首《钗头凤》。

晓风干,泪痕残。

陆游写在沈园的词,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流言。

你们在这里邂逅相逢,是喜还是忧呀?面对娇弱的前妻,你按耐不住内心的悔恨,成就了这篇千古词章,我相信你所表达的情感是真挚的,但是有用吗?宫墙旁的一行杨柳,曾经是那样的叶茂枝繁,而今却萧索萋萋,难敌秋风枯萎。

后来,陆游回到故地,看到唐婉留下的词,不禁泪流满面。

两人诗书唱和,绣花扑蝶,就像旧小说故事中的才子佳人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一种萦绕心肠的情愫在两人心中渐渐滋生了。

而出生于大户人家的唐婉,为了得到婆婆的欢心,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处处小心,时时在意,生怕得不到婆婆的认可。

《冬夜读书示子聿》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功夫老始成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。

他长叹一声,一仰头喝下了这杯苦酒,两行热泪沧然而下。

以一只凤钗作为定情信物,陆游在十九岁的时候便迎娶了唐婉。

封建礼教真压人,与爱人忍痛分离,母命情郎娶她人,父命女子嫁他人。

但是最能体现陆游的身世经历和个性特色的,还是他的那些写得慷慨雄浑、荡漾着爱国激情的词作,如汉宫春箭箭雕弓、谢池春壮岁从戎、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、夜游宫雪晓清笳乱起等,都是着一片报国热忱的雄健之作。

那儿子明天就陪母亲去烧香去。

正当他独坐独饮,借酒浇愁之时,突然他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。

_陆游和唐婉_是表兄妹的关系,两个人从小就是相识,所以两个人也互生情愫。

难、难、难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

自知不久于人世,仍然念念不忘当日眷侣,这一梦长达五十年——半个世纪,虽然仍自感匆匆,却赢得了天长地久,这正是诗人高尚的情操与崇高的精神境界。

满城春色宫墙柳;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,错,错!>>春如旧,人空瘦。

陆游的外家乃江陵唐氏,其曾祖父是历仕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,唐介诸孙男皆以下半从心之字取名。

错、错、错。

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位罗密欧,和朱丽叶。

其一)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;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

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

乾道七年(1171年),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,投身军旅,任职于南郑幕府。

词与散文成就亦高,刘克庄《后村诗话续集》谓其词激昂慷慨者,稼轩不能过。

陆游对唐婉的思念,用了六十年的时间。

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,当年万里觅封侯,匹马戍梁州,夜来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为了排遣愁绪,陆游时时独自倘祥在青山绿水之中,或者闲坐野寺探幽访古;或者出入酒肆把酒吟诗;或者浪迹街市狂歌高哭。

有手定《剑南诗稿》85卷,收诗9000余首。

雨送黄花花易落。